#7 Two Hearts




仙道有時心想,現在的他其實不該繼續待在北澤學園的,畢竟在父親

生意失敗之後,家裡的經濟狀況已經大不如前。


母親也曾經暗示仙道,是不是乾脆轉到公立初中,別再打球了,好好

準備升學考試,又能減輕家裡的負擔。


父親對仙道說,如果他還想繼續念北澤學園繼續打球,那麼家裡只能

負擔一半的學費,另外一半,必須由仙道自己想辦法。


於是,這個夏天除了練球之外,仙道必須每天去打工,賺取下學期的

學費。


其實初中生是不可以打工的,但是因為仙道長得很高大,加上拼命的

拜託咖啡店老闆,老闆才勉強答應讓他做的。


不過老闆後來發現,來咖啡店的女學生有不少是為了這個高大帥氣的

服務生而變得更常來光顧了,倒是他始料未及的。


只是為了不讓學校的人發現他偷偷打工,仙道工作的地點離北澤學園

有點遠,以致於最近練球常常得早退,但是因為仙道的球技已經超過

同儕太多,加上之前仙道父親生意失敗的事情球隊的人多少有耳聞,

所以使得仙道並沒有受到太多苛責。


仙道除了疲於練球和打工之外,也思考著如果想繼續打球,勢必不能

再念像北澤學園這樣貴的私立名校。


可是另一方面來看,東京都的籃球名校多為私立學校,即使是公立學

校,不是離家裡太遠,就是不容易考上。


如果有籃球的獎學金能拿就好了,這天下午,仙道一邊洗著咖啡杯一

邊苦笑著思考這個自己覺得不太可能的情況。


運動類的獎學金可能要到上大學才有吧,他能撐到那時候嗎?


「仙道!杯子洗好了沒?11號桌兩杯卡布其諾冰沙。」老闆探頭對仙

道說著。


當仙道端冰沙到11號桌時,其中一位女學生盯著他離去的背影看了好

一會兒。


「妳看,我說的沒錯吧,這家店的服務生長得很帥耶。」那女學生的

同伴這麼對她說。


「喔,還好啦,我比較在意冰沙到底好不好喝。」


「大山妳也真是的,冰沙還不都是一個樣子,當然要有帥哥服務生的

店生意才會好吧。」


被稱作大山的女學生笑而不答,其實她以前已經在別處見過仙道了,

只是仙道大概不認得她……。




 --------**---------------**---------------**--------




里子這一個多月來到學校的時候不多,不過因為有請兩位東大的家庭

教師幫她追上學校進度,所以課業方面倒是不用太擔心。


然而她卻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狀況越來越不好,有很多話想對仙道說,

可是仙道卻一直沒來找她。


的確,仙道家裡的情況是變差了,可是她不會因此而嫌棄仙道啊,反

倒是覺得自己這樣孱弱,幫不上仙道什麼忙,應該被嫌棄的人是她才

對。


她是不可能嫌棄仙道的,然而家裡的確是瀰漫著一股最好他們兩人別

再繼續親近的空氣。雖然沒有明白的說出來,不過的確是不鼓勵里子

繼續與仙道往來了,說什麼仙道家裡債務這麼多,以後大概再也不能

念私立學校,與里子的環境會越差越多等等。


她真的真的很難過家人有這種想法,除了勝平以外,其他的人注意的

就是仙道家道中落這件事情,而不去看看仙道這個人的本質,還有他

以後的幾十年人生都還沒過,為什麼大人們非得現在宣判他的未來呢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